文化產業新時代:2016年這些金礦會被發掘

發布于:2016-01-29 22:32:03     

騰訊科技 劉亞瀾 1月27日報道

如果說上一個十年,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都在致力于解決人們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問題,那么下一個十年很多公司的主題將是與人們精神生活密切相關的文化娛樂。

數據顯示,2015年文化娛樂產業總體規模達4500億元?!妒逡巹澖ㄗh》也談到了文化產業的光明前景:到2020年要讓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報告顯示,文化娛樂產業在2020年有望達到一萬億元。而在萬億級市場規模的驅動下,文娛產業將進入快速發展期。

去年,視頻行業迎來了付費浪潮;電影行業也跨入了“本土電影元年”,內地票房突破400億元;而體育行業更是成為眾人哄搶的“香餑餑”,一時間賽事版權、賽事運營成為熱門詞匯;二次元更是從小眾走向了臺前……毫無疑問,今年,文化娛樂產業繼續保持著高關注度,巨頭加速布局泛文化娛樂領域,而文化娛樂產業上游的內容創業只增不減,資本對于文化娛樂的熱情也是空前。

這樣一番繁榮景象,讓人不禁思考,文化娛樂產業究竟是又一只被互聯網之風吹起來的“豬”,還是真正能夠促進消費,擁有廣闊市場的新金礦?在2016年這個產業又將呈現出哪些特點?擁有哪些變化?

互聯網繼續介入 資本是主要力量

互聯網的介入正在深刻地改造著文化娛樂產業。僅以電影為例,互聯網公司的身影就無處不在。以視頻網站為首的互聯網影業正在蠶食電影市場,與之配合的是在線購票選座業務的鋪開。

企鵝影業、騰訊影業、合一影業、愛奇藝影業、阿里影業、樂視影業……互聯網色彩的影業公司數不勝數,就連看似與文化娛樂沒有關系的互聯網公司也紛紛涉水,聚美影業、途牛影業等公司的出現著實也讓這個行業更加豐富。

技術上,互聯網公司獨有的大數據技術讓文化娛樂內容的推送更加精準。而數據是搜集反過來也能促進內容的優化。

互聯網社交媒體更是大大升級了宣傳手段。過去,電影宣傳傾向于線下辦活動,如今在保留原有宣傳手段的基礎上,微信、微博等線上社交渠道成為了電影宣傳的新陣地。社交媒體通過人際關系來影響受眾,發揮改變受眾態度和行為的效果。而輿論領袖既是受眾中的一部分,同時又能夠影響一部分受眾,在傳播活動中具有十分巨大的影響力,可以起到以一抵百甚至更大的傳播效力。

不得不提的是,互聯網的出現讓文化娛樂內容有了全新的出口。院線不再壟斷電影,影片可以選擇網絡院線的方式觸達觀眾。 事實上,每年能在電影院上下的影片不到總影片數的一半,很多電影因為沒有播出渠道而血本無歸。視頻網站的網絡院線的確為這些無法上映的影片提供的新出口,這樣也能更大程度地豐富為觀眾提供的內容。

而互聯網對于文化娛樂產業的影響絕不單單是對傳統文化娛樂業務的重做和互聯網改造。資本才是互聯網公司真正的力量。

在資本的助力下,電視劇價格屢創新高,資本對于優質內容、優質IP的追逐從未停息。在“新金主”互聯網公司的資本促進下,必將浮現出更多“值得買”的好內容。而互聯網公司為了自己的布局,即便不會“親自”從事文化娛樂產業的相關細節業務,也會通過資本方式為布局加碼。

截至2015年12月25日,文化傳媒行業共發生并購事件166起,數量略高于2014年水平;除23起未透露并購金額,其他并購總規模達到1499.04億元,同比增長50%。

可以預見的是,互聯網公司今年正試圖更多利用自身優勢與中國電影業磨合,升級模式和玩法?;ヂ摼W力量扮演的角色不再滿足單純的宣傳發行或聯合出品投資,而是要求更多的主導權,從項目的孵化、立項、投資、制作到發行都進行深度參與。

圍繞IP進行全產業鏈開發 集團化協作運營

IP即知識產業,可謂是整個文化娛樂產業的最上游。網絡文學作品的版權劃分近年來逐步細化,有電影、電視劇、網絡劇、舞臺劇、游戲等,一部作品可能涉及到幾個合同、幾個合作公司。由此也可以看出,市場對于IP的期待在不斷上升,IP價值的真正實現還是要靠全產業鏈的開發。

以華策影視為例,這家人們眼中的傳統影視公司在互聯網時代開始了全新的布局。華策影視高調公布了S(Super) IP概念,其旨在撬動強勢IP巨大的粉絲紅利,一攬子開發運營包括劇、大電影、游戲等核心產品矩陣,打通具獨立變現能力的不同娛樂消費場景。

影游互動將是2016年的大趨勢。影游互動即影視與游戲的結合。既包括影視改造為手游、頁游、端游等網絡游戲產品,也包括手游、頁游、端游等網絡游戲產品反向制作成為影視作品進行上映或播出。此種方式不僅可以讓兩個領域打通資源,影視劇還可以從游戲產品中獲得新收入點,游戲一方同樣也可依托影視劇獲得足夠曝光,業務風險減少且快錢效果非常顯著。

高質量IP將為掌控市場走向提供捷徑,文化產業的邊際效應極大。然而國內IP創造力受促銷、跟風、以及互聯網介入等影響而局限,IP 系列開發運營模式的單一模式也是需要開發組織者深入思考。

網絡文學《花千骨》 的影視改編權合約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經簽訂完畢,中間經歷如此漫長的等待期,排除“雪藏”的可能性,也充分說明各家影視公司對這些“大IP”的消化過程并不如想象中的順暢。后期改編難以滿足已有粉絲口味、版權糾紛、雷同題材大量復制等待都是不容小覷的IP常見問題。

似乎迪士尼是這些問題的答案。迪士尼的業務包括媒體網絡、主題公園和度假村、影視娛樂、消費類產品和互動媒體五大板塊,除了電影制片廠之外,還有ABC、ESPN、迪斯尼環球等電視網,有全球六大迪斯尼樂園、有359家經營迪斯尼商品的主題商店、以及開發游戲產品的多個公司等諸多資產。在母公司的協調下,旗下各個部門以不同方式開發和推廣同一IP,影院不再是電影商業開發的唯一渠道,出版部門出版原著小說,唱片部門推出原聲帶,音像部門發行DVD和藍光碟,廣告部門推銷電影植入廣告,電視部門為電影提供播映平臺和曝光宣傳的機會,主題公園、衍生產品和互動媒體則將影視娛樂中的角色和故事開發成各種形式的消費體驗或商品,各個子系統相互配合,將IP價值最大化。這樣的IP全產業鏈開發方式也將是中國公司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竭力追求的。

依托資本完善國際化布局

盡管阿里影業、樂視影業、華誼兄弟等公司都推出了自己的海外戰略,但目前來看中國文化娛樂產業的海外勢力尚未成氣候。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此前表示,國內影視企業的盈利能力只有好萊塢的五十分之一,國際市場沒有完全打開。

不過可以理解的是,文化娛樂產業的核心還是內容,中國文化的特殊性的確是國際化征途的一道墻。今年中國公司的海外布局還會繼續,而主要的方式則是資本介入。去年年末,阿里影業投資金秀賢新作《REAL》,今年年初萬達宣布收購美國傳奇影業,這都是中國公司在文化娛樂領域的海外動作,相信今年還會有更多的國際化的成果。

快乐十分胆拖复式表